三峡大学高水平运动队
 首页  新增项目-篮球  足球  武术  组织领导  运动队管理  教练员队伍建设  条件保证  教学训练与效果  学校群体工作状况 
最新消息 · 三峡大学2015年招收高水平运动员足球考试方案(二) 非守门员    2017/09/13      · 三峡大学2016年武术(二级)高水平运动员技术考试方案    2017/09/10      · 教练员信息    2017/09/10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三峡大学高水平足球队队长——张汉生
2019-01-15 18:02   审核人:

                五人制人物志|张汉生:“困难期”更需倾尽全力,剩下的交给时间 

     

   12月26日,2018卡尔美中国大学生五人制足球联赛暨五人制足球啦啦队冠军赛全国总决赛在上海工程技术大学松江校区体育馆盛大开幕。而我们本期人物志的主人公——三峡大学的队长张汉生也在带领着他的队友们为全国总决赛的最好成绩在努力拼搏。

 

 

张汉生今年24岁,是四川成都人。

 

从3岁开始,张汉生就有了自己的足球记忆,他说:“因为我爸爸特别喜欢足球,他那个年代看世界杯,几个朋友几个兄弟聚到一起喝酒看世界杯。当时由于是甲A联赛最红火的那几年,四川全兴让四川球市特别好,我就跟着我爹去看球,他觉得氛围特别好,每场现场都有两三万人吧,一起喊加油,喊雄起。然后就喜欢足球的了。后来上小学后学校正好有个足球队,就开始去踢球了。

   

 从小学开始踢球,然后进校队,初一的时候张汉生被选拔进成都市足协的梯队里。对于自己选择的足球道路,张汉生说:”我爸爸之前做点小生意,但是他特别喜欢足球,然后就是因为他喜欢足球,我也喜欢足球的原因,特别支持我踢球。现在我也给他打电话,一起聊足球方面的事情。我妈妈也特别支持我,她也觉得男孩子就应该吃点苦。“谈及自己迈入职业足球的道路,张汉生说:“当时被选进梯队还是挺高兴的,踢球嘛,感觉被得到认可还是一件比较高兴的事。初中的时候上午上课,下午训练,晚上又要上晚自习,下午不睡觉,晚自习困的都不行了,感觉还比较辛苦的,有时候上着晚自习就睡着了。当时梯队在双流,是住宿制的学校,一周才回一次家,第一次离开父母特别想家,跟当时的生活老师处的蛮好的,会在她面前哭这种。因为当时太小了,第一次离开父母,当时性格也比较内向。当时去梯队的时候,初中时候我的学习成绩也还还可以,慢慢的到后面学习成绩就有些下滑。初一和初二的时候还比较坚持,学习和足球方面能兼顾,初二下学期初三的时候,慢慢成绩就算是下滑了,但是数学特别好,150的满分能考146。” 

     张汉生从初中开始一直到大学,他都在成都足协梯队中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他说在自己的17岁比较关键的那年,身体、球技各方面快速提升,就在这时候,一次严重的伤病差点让他告别足球,他说在队内对抗中受到了比较严重的伤,在家里躺了半年。虽然伤好后打过城运会、省运会还有全运会,但踢后腰位置的他遇到了伤病与机遇的问题,综合各方面因素,他决定选择去读大学。

  在职业梯队的这段时光,张汉生觉得收获最大的就是初中和高中踢球的时候认识好多朋友,好多都至今还联系。此外踢球方面经历了很多场难忘的比赛,比如说城运会预赛还有全运会预赛,都是很困难的时候,可以和队友们一起取得比赛的胜利,挺进决赛,最后拿到2013年全运会第8名。张汉生2013年9月4日在大连踢完全运会后,9月7日他开始了自己全新的生活——到宜昌三峡大学上学。 

 

   

张汉生说:“在梯队这些年,父母都还好吧,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然后顺顺利利的成长他们觉得还比较好,唯一让他们觉得遗憾的方面就是文化课方面欠缺了一点。但是在总的来说,在性格方面不会说很内向了、离开父母集体生活会差很多这些问题。现在我的性格算是外向了。现在在球队的氛围都比较好,大家在一起都这么多年了,整个相处的氛围都特别好。”


 

对于放弃职业梦想走向校园,张汉生透露选择三峡大学是因为当时打完全运会之后,这个队就不存在了,有的人会选择继续踢球,有的人就会选择去读书。可能当时自己没有这个机遇去再向上了吧,所以就选择三峡大学读书。来了之后,他一开始感觉挺不适应的,“考三峡大学是因为比别人推荐的,然后就来考了,而且当我是不知道有宜昌这个城市的,反正就来了,也不知道踢五人制,当时以为是踢11人制,但是三峡大学没有大球,只有小球,所以适应起来很长时间。

   

张汉生在三峡大学读体育教育专业研究生,不过他父亲觉得不踢球了,上大学还是很可惜的,“但是走的时候我爸跟我说好男儿志在四方,趁着年轻多去几个地方,多认识点朋友。但是现在总是说,你早点回来吧。”


 

来三峡大学后,大一时候三峡和武汉地龙合作,刚来就被选进队了,当时俱乐部队教练是吴卓希,学校的教练是王玮。“他那年来三峡任教,我来读书,还是挺巧的。”来到三峡大学,张汉生说第一不适应这个环境,来的时候他们可能都挺熟悉的,生活方面适应很长一段时间。第二就是大球和小球有本质上的差距,进入地龙俱乐部也面临联赛,不会给那么多时间去适应,所以说压力也比较大。当时我也比较小,大一19岁,队里面有很多踢了很多年的老大哥,当时那个赛程来讲,不会给你很多机会去适应,慢慢自己后面调整过后,那一年就在后半程获得了很多的机会,慢慢的就好起来。


 

对于五人制足球,张汉生说:“开始接触五人制,说实话不是很喜欢,当时踢了那么多年11人制,突然改打五人制,心里面落差是很大的,当年国内五人制的影响力跟现在没法比。但是还是热爱足球,不热爱就不会用心去思考,就不会努力去学习,后面慢慢觉得既然从事了这个项目,就要把他做好。当时又要踢球,还要往返客场,还要上学,当时也不觉得累,挺充实的,那种状态挺好的,不像现在去客场觉得还是很辛苦的。”

 

     

“大二那年慢慢就能进轮换阵容了,踢得上比赛了,在球场上也更加自信了,五人制的东西也学习了蛮多的了,自己平时也能去思考这些东西了。大三那年就进国家队了,当时觉得很开心,觉得努力还是有回报的,也是很独特的经历对于踢球的人来说,确实算是一个荣誉,大二大三还随队取得了五甲的第三名。”


 

“进国家队前有一个集训名单,第一次进国家队是队友告诉我的,因为他也进了,我当时还觉得莫名其妙进国家队了?确认之后我就打电话给我家人了,他们都为我自豪。在国家队打的第一场比赛是在蒙古进行的亚洲杯预选赛,当时遗憾未能出线。之后还代表三峡大学去巴西参加了2016世界大学生五人制锦标赛的比赛。那是一次与全世界的大学生交流的机会,当时与俄罗斯的代表队踢了一场比赛,队中有几名大学生也是当时参加2016哥伦比亚世界杯的俄罗斯队中一员,俄罗斯队也比较强,当时能跟他们同场竞技也是比较荣幸。还有就是16年常熟的四国赛。在国家队的生活对自己来说是个提高,毕竟能跟中国最好的五人制球员一起训练、生活、比赛,能使自己看到很多不足。”


 


 

从2013年到三峡大学之后,张汉生一直都有踢大五,大一拿了湖北省的冠军,在南区半决赛中输给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当时是大区前两名才能晋级,没能晋级全国赛,大二的时候卫冕了湖北省冠军,也是在半决赛的时候输给了上海工程技术大学,也没晋级到全国;第三年,在三峡办的大区赛,我们很重视,那一年两个组各出两个队,我们最后一场输给了华侨大学,落位第三,又没晋级全国赛。连续三年差一点晋级。第四年因为和五超的总决赛冲突,我们都去大连踢总决赛了,所以大五也没出线。但是那一年五超我们在比较困难的情况下三局两胜淘汰了深圳,最终拿下第二成绩也还算满意。所以,今年第五年其实是我们第一次进全国总决赛。”

 

 

“今年分区赛半决赛踢广体那场,心里还是想的蛮多的,因为踢赢了就能进入决赛,比赛前一天晚上想了很多,因为前几年每次都倒在半决赛了,最后赢下比赛进了全国赛心里还是很舒服的,这次比赛心态放的比较好。五超的几支球队跟普通大学生比在大五赛场上心态应该是更放松的,因为我们毕竟经历了职业联赛的洗礼,在技战术上也应该比他们稍微好些,但是在大五赛场上,话还是不能说太满。”


 

谈及职业联赛,张汉生说:“五超联赛发展这几年肯定是越来越好了,中国最高水平的五人制联赛,在这里踢比赛对水平能更好的证明自己、锻炼自己。大五联赛就有点像灌篮高手,学生球,比较纯粹,一帮热爱足球的小伙伴们就为了冠军拼搏。”


 

对于总决赛,张汉生这次还是很期待的:“毕竟这几年湖北区冠军也拿了、五超也踢了、总决赛却是第一次参加,我们还算是大五联赛总决赛的一个新军,希望一场一场做好教练员给我们的布置,打好每一场、一步一步走踏实了,希望能取得一个非常圆满的成绩,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


 

“我在三大地龙是队长,应该算是精神领袖,把大家聚拢在一起的那个人,也会更多的去承担组织者的角色。”张汉生说:“球队今年人员流失挺严重(一共走了五个人,徐洋、张亚朦、邹康、陈文杰、还有朱蓓),这个是俱乐部的问题,很多队友也是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离开了。我们私下相处得很好,也会祝福他们。他们走了,也是留给我们更多锻炼的机会。

   

对于自己参加第一场职业联赛时的心情,张汉生说:“大一那年,主场对阵深圳南岭铁狼。作为替补,当被教练叫到时,很紧张,害怕上场后失误,影响今后比赛的自信心。也算是第一次高强度的比赛吗,而且一上来就是铁狼,然后当时就一下子感觉喘不过气来。最后那场输了几个球,记不清了。比赛结束后,感觉自己表现还可以,也算是第一次适应了五人制的节奏。”


 

“现在队友都叫我老大哥,我也比较外向,跟他们在一起也会经常开玩笑。”


 


 

对于带了自己五年的王玮老师,张汉生说:“王玮老师是武汉人,83年。我觉得他是一个比较有人格魅力的人,在做人方面也向他学习了很多东西,他平时做人是蛮低调的,生活中比较内敛一些,做事比较高调。在五人制方面,他是一个比较有耐心的教练员。他会非常细心的给你讲解每一个技术动作,技战术打法,说的很详细,在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现在我也算是他的得意门生,我们这一批现在也都保研了。”


 

对于五超,张汉生说:“今年没有定目标,但是希望通过这一年的历练,明年可以取到前六前四的成绩。因为经过这个赛会制过后,我们输深圳一个球,输杭州一个球,对我们的自信心是一个很大的提升。

 

现在除了踢球,张汉生还会跟朋友在一起,然后会写写论文。可以说王伟老师是职业生涯里对自己帮助最大的人,还有就是梁爽,他们两个对我的帮助都很大。


 

现在身着10号球衣,对张汉生来说,他以前喜欢小罗,他是10号,现在喜欢梅西,也是10号。


 

对于未来对自己的规划或者期待,张汉生说:“希望在这次大五拿了个好成绩,在五超的赛场上再多拿一些分数。在五人制理论方面有所提高,希望自己以后可以成为一名足球教练。”


 

现在生活与家乡相比,生活方面差别不大,天气也和家乡差不多。现在不是特别想家了,更多的是考虑以后的生活。每次离开成都都会想,下一次要更好的回来。


 

对于自己在五人制方面是有天赋,还是靠后来的努力才得到了今天的成就,张汉生觉得都有一点吧,五人制对抗还是很多的,但是他力量上稍微差一些。他自己觉得在五人制思维上还是有一些天赋,头脑比较清晰。他认为,不管有没有天赋,都应该去努力的。

 

 五人制足球这几个字对张汉生来说有何意义?他说:“足球的话就是梦想,因为喜欢足球,所以希望在这足球上取得一定的成就。五人制足球是带来延续梦想的机会,还有就是兄弟情。 

 

 

 

 

 

 

 

 

 

   

关闭窗口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版权所有:三峡大学高水平运动队    邮政编码:443002 
联系电话: 0717-6398266